小野猪断奶日志(二)

October 14th, 2008 3 Comments »
From Everest 说明:小野猪最恨坐竹栏
From Everest

这张照片看小野猪,好像帅气的小少年

小野猪是周日开始断奶的。周日晚上自然最难熬,周一上午叔叔起床后,居然跑过来要“抱抱”。

奶奶说小野猪小野猪不喜欢面片,幸好爱吃面包(大野猪也是吃面包的,但是大野猪关键是懒惰。)
这两天晚上就好很多了。心情好时候,也接受叔叔抱,尤其是周二晚上2点多,醒来后精神特别好,毫无倦意,叔叔历来是夜猫子,看着他脾气好,抱着他,陪他玩每一个“灯灯”、“clock”和“门”的游戏。小家伙已经把家里所有的灯都指过了,橱柜的门也开开关关,还会抱着“球球”玩。在叔叔怀里玩了30分钟不到,大打呵欠,小家伙最后困得不行,终于喊爷爷“抱抱”,我有点怀疑,小野猪喜欢爷爷胜过奶奶,是不是因为奶奶总是希望他吃更多的东西?

小野猪最让我无奈的是,我周一带回来一个玩具手机,但是小野猪送外婆回来我才抱起,他在不到300秒之内就掏走我的真手机并砸到地上,那是西哥刚刚从厦门送过来的智能机。

小野猪历来比叔叔早起。周二上午叔叔起来刷牙时候,小家伙居然自己推着车车顶着大门口,看着爷爷,手指头指着大门,嘴巴喊“车车、车车”。然后爷爷和小野猪和叔叔一起下楼,在小区里面,居然不让叔叔上班了。只要叔叔走到对面楼门口,小家伙瘪瘪嘴就要哭,叔叔这下头大,必须到单位食堂吃早饭,而且现在是指纹打卡了(万恶的指纹机!!!),搞不成今天要饿肚子还要缺考勤?幸好一只小狗见义勇为正在小区里踱步,小野猪显然对狗狗的热情比叔叔要大(在这个家伙眼睛里面,小动物要么是猫猫要么是狗狗),叔叔得以乘机溜走,也每没有误过香喷喷的社会主义早餐。

最辛苦是爷爷了。小家伙最近特别粘爷爷,在小区玩时候,第一圈还能坐车,第二圈就一定要抱抱了,爷爷这时候最辛苦,关键又要抱小家伙又要推车车,不容易。周一、周二叔叔单位是季度总结大会,所以每天都是晚8点才回来。会议今天就结束了,明天晚上估计能早点回来,可以带小朋友去超市玩,但是白天估计还是帮不上忙。
另外,听说小野猪今天吃饭不乖,爷爷恐吓他弄到竹蓝里面和“扬威”作伴时候暴怒,咬了爷爷的肩膀,这个小坏蛋。但还算很乖,虽然发发小脾气,不至于是永无止境的嚎哭打闹。

今天小朋友很早19点多就睡了,估计晚上又要精神旺盛了,不知道叔叔今天刚刚买的小摇鼓晚上能否多哄它开心一会儿。

小野猪断奶日志(一)

October 13th, 2008 4 Comments »
From Everest

先解释一下这张图,小野猪不是在找“něi-néi”,而是找叔叔口袋里面的硬币。

断奶,应该是人生第一次“痛苦”的日子。毫无疑问,小野猪他很快就将全部忘记这一段日子。

现在是午夜12点多
小野猪已经从第一波睡眠中醒来。这是第一次面对妈妈不在的夜晚。小野猪只能一边拼命抱紧爷爷的脖子,爷爷抱着小野猪在客厅里面走来走去,小野猪一边用手指着大门,一边嘴巴喊着“妈妈”、“něi-néi”,偶尔咧嘴哭一下。小野猪这时候是多想爷爷能够打开门,妈妈“喵jì”一下跳出来呀。

小野猪其实什么都懂,妈妈已经不在屋里面了。

今天白天的表现就超级的乖。
爸爸大野猪昨天晚上已经动身去sz了,昨天晚上就有小小不乐意。
小野猪也许习惯了妈妈上班班的日子。白天妈妈偷偷避开时,还丝毫未觉得心焦。4点左右,爷爷和叔叔推车车陪小野猪在小区里面走来走去。小野猪在小区里面能够远远认出在4楼的奶奶,还能指着奶奶喊“奶奶”,奶奶拍手他也拍手。
晚上吃饭时候,和爸爸一样,估计有挑食的潜能。如果奶奶递过来的是淀粉类食品,他就会手指着丝瓜,对着奶奶喊“奶奶、菜菜”和或者指着肉汤喊“奶奶、汤汤”。吃菜不是问题,奶奶主要担心不吃主食。最后,大家发现,如果一勺主食能够在肉汤里面过一下,小家伙就能大口大口吃的欢。

其间要记录一个小细节,小野猪突然之间指着自己的小鸡鸡说“嘘嘘、嘘嘘”,爷爷立刻把他带到马桶上让小家伙痛快的嘘嘘一下。

叔叔认为训练小野猪的饮食关键是对他形成激励机制,饭吃完,就带出去溜猪,寄希望能实现小野猪条件反射,顺利吃饭。所以晚饭后,叔叔就立刻向爷爷申请带小野猪去超市。(野猪妈妈说小野猪到夜市就很high,叔叔觉得夜市太噪杂也太混乱,考虑到户外有小微风,还是去超市稳妥)
小野猪手里抓着从家里带来的桔子进入超市,进了超市爷爷才突然反应过来,等下出超市,要对这个桔子买单了。叔叔把这个桔子留在超市二楼了。小野猪在二楼先是扯下了超市布置的一个装饰品,服务员阿姨估计迷上小家伙笑笑的样子,告诉小野猪,你扯下的都送给你。
小野猪在超市里面有抓商品的冲动,为了安慰小家伙的双手,叔叔先选了一把锁(他总摔不坏吧)。小家伙拽的紧紧的,直到叔叔用更经得起摔也是要购买的纸巾给小野猪交换时候才能把锁还给超市。
一个小插曲是,小家伙突然会指着一款印有某女士头像的卫生巾喊“宝宝”
在超市的幼儿玩具柜,小家伙盯着另外一个正在玩球的小朋友,喊“球球,球球”,叔叔觉得小家伙词汇量这么丰富,心情大悦,立刻买了一款小足球给小家伙,小家伙把手中的纸巾全部都交了出来,拽着球球的袋子,咧嘴笑个不停。(小野猪还是有点小分量,叔叔的手臂酸的不行)

估计小野猪的妈妈看到这里,一定想念小野猪想的不行。

刚才睡醒后哭了小一阵,算是今天真正伤心苦了一场。
爷爷奶奶和叔叔只能变着法子吸引他的注意力。小野猪对三叔叔家里两个东西最来劲,一个是“clock”,一个是“灯”。爷爷奶奶和叔叔只能不停的折腾家里的开关,随着灯光忽闪忽灭,小野猪也能从把自己的注意力从对妈妈的渴望中解脱出来。
小家伙现在很乖,已经又喝了一些水,正趴在爷爷的肩膀上睡眼迷离中。

另:在傍晚时分,其实小野猪已经有几个小时没有见妈妈了。他的焦虑能让别人感觉到,虽然没有哭,但折腾来折腾去好难受,大家只能变着法子吸引他逗他玩。叔叔突然觉得内心好难受。以前叔叔看小野猪就是看一个超级大玩具,稍微闹闹叔叔就觉得小烦恼,今天突然觉得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刚才小野猪嚎哭一场,叔叔觉得好心疼,以前都不会这样的。
现在小野猪第一波哭闹已经过去,睡下了,叔叔坐下来安安静静的把小野猪的第一天断奶日志写完。
小野猪确实很聪明,也很乖。叔叔以前疼的太少了,不够上心。

断奶前夕的冰块:

From Everest

国庆假期

October 4th, 2008 No Comments »

小冰块最近很喜欢去附近的永升城

From Everest

国庆次日,冰块爸爸妈妈带它去参加爸爸的初中同学聚会,见到好多好喜欢冰块的叔叔伯伯姑姑婶婶。下午我们一起去长乐看海。晚上KTV,刷子伯伯又卖骚唱他当年的保留曲目:…想带你一起看大海,说声我爱你…

From Everest

这是雪山第次看大海。上两次是奥运期间在天星小轮上看维多利亚海峡、在红树林看深圳湾。那时还不会走路,也没有海滩,所以这次是冰块第一次踩在海滩上。这里的海峡太宽了,海平线后面是被地球弧度遮住的台湾岛。

“小冰块给妈妈”

September 4th, 2008 1 Comment »

转自冰块妈妈家书–

————

我们在床上玩,它发现妈妈的钱包里有相片,全部抠出来。妈妈抢救了两张爸爸的小时候相片,骑三轮车和少年爸爸证件照,其余四张都是有电子底的,不怕它乱来。

左手玩扑克牌一样玩着四张相片。

“小冰块啊,爸爸给妈妈”—-它找了找,把爸爸在雪中华表照腾到右手,递给妈妈

“小冰块啊,还要,爸爸给妈妈”,它把爸爸坐在笔记本前相片,腾到右手,给妈妈

“小冰块啊,姐姐给妈妈”,它把猪姐姐和妈妈的合影腾到右手,给妈妈

“小冰块,把小冰块给妈妈”,手里只有一张pic了,是爸爸100天相片,它看了看,不认为那是小冰块,可是妈妈在叫唤呢,”小冰块给妈妈”。

我的小男生哟,它想了想,把自己的小右手给妈妈

小冰块遭遇铝罐爆炸

August 11th, 2008 No Comments »

一小时前,小冰块在床上玩一听新出品的奥运城市包装可口可乐,不料一声巨响,整个铝罐炸开,幸亏冰块都没有事情,LCD也只是弄脏了。不爽的是棕床垫可能完蛋,今晚不知道怎么睡觉才好。打电话投诉了饮料产家,还给南都报了料,不知道奥运期间是不是不爱收这种含“爆炸”字眼的新闻报料。

没人受伤,也许不算大事。但每个碳酸水或者啤酒的易拉罐包装都应该注明不能让儿童玩耍,实际上是一个面很大的隐患。可惜手上没有相机。如果借不到相机,打算用摄像头拍一下炸开后的可乐罐。17号新买的手机有拍照功能。左边那个就是爆炸后的可乐罐,右边是另一罐的正面。

帅东西在新店

May 6th, 2008 2 Comments »

爱因斯坦综合症、学步车与统计数据

March 6th, 2008 No Comments »

小冰块很早就会发音“爸爸”,“妈”,但只是极偶然地自语娱乐,不是对着人的语言交流。前天晚上,居然望着妈妈很自然地叫了声“妈妈”,冰块妈妈当场就激动呆了。这几天它听见了妈妈和阿舅打电话时说到岱岱姐姐,就经常自言自语“岱岱岱岱岱岱…”。小骗人猪肯定要有意见了。阿舅打电话说岱文第一句话是叫姐姐“岱岱”而不是“妈妈”“爸爸”。小骗人猪那时就说:“那冰块还是先叫辰辰吧,叫猪猪多难听” 。

小骗人猪小时候说话奇早,在这个月份什么狡猾的话都会说了,实在太有语言天赋。接着没有学过爬就直接学会了走路,现在被怀疑小脑发育不够,空间感差,不爱认路爱摔跤。后来在李笑来博客看到一个术语–爱因斯坦综合症,介绍那些空间能力发育早但语言能力发育晚的现象,我就想,假如所谓语言的左脑和空间的右脑在发育中确有竞争关系,可以解释小爱因斯坦和小骗人猪恰好对称的现象。

最近更有方舟子关于学步车的讨论,认为“育儿书还在教父母应该如何教一岁左右的婴儿学走路”并不恰当,而父母往往揠苗助长。俺记得在一本很著名的统计学教材上从统计量错误解读的角度提到这个问题–假如健康儿童开口说话的中值是一周岁,就意味着全社会有一半健康儿童的父母会发现自己的孩子到了一周岁还不会说话。如果他们错误地将中值理解为正常的阈值,就要开始着急,其中许多父母就容易进行不恰当的干预。

阳光灿烂的日子

March 3rd, 2008 1 Comment »

酷哥冰块:

憨哥冰块:

小冰块春节照片(2)

February 15th, 2008 No Comments »


小冰块春节照片(1)

February 12th, 2008 4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