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k2010之River City 3

April 12th, 2010 No Comments »

极困难起点单打。

小野马妈妈告亲友书

February 5th, 2010 1 Comment »

因昨日博客大巴再度出现暂时性死链,妈妈崩溃,毅然投诚sina。
虽然此举为爸爸不齿,但现阶段于乱世,气节曾可贵,生命价更高。
目前原博客大巴日志已尽数删除,站点不复存在。
日后小野马的成长日志,大家请移步:

http://blog.sina.com.cn/broncholi

–李万维爸爸评论:–

小野马的博客,早年藏身myspace,受困于微软服务之软,后来,小野马妈妈携小野马博客转战博客大巴,期间爸爸海外购买liwanwei.com(小野马官名是李万维)域名,受困GFW,远隔大洋,天朝草民无法访问。没有想到博客大巴在天朝扫黄打非之下再受牵连。加上sina趁火打劫,估计这一波后难以复原。对sina动作我显然无好感,但不好干预妈妈决策。遥想自己在2008年,受迫几度搬迁博客服务地址,不免对博客大巴未来心有戚戚。

前两天和“奇想录”站长饭局,奇想录以科幻题材为主,早年就蛰伏互联网,令我惊讶的是奇想录通过google的AD收益,有近万元收益,但是GFW之下,点cn域名的qixianglu.cn现在也只能漂泊海外服务器,大陆访问只剩下导航失败的提示。现在时局确实不同了,个人网站在互联网上全面靠边站,不愿意低头备案的就是直接顺势推下悬崖(其实不少网站是备案无门!网站“不许联想”就是案例,长期审批,长期无结论),而在现实生活中,奇想录的站长固然是中国最顶尖高校硕士毕业,和heal(庸医)一样,蹉跎于福州厦门的高房价(当然福州和北京上海人民相比是已经是最幸福的城市了!),忍受地方政府通过房价进行你人生财富和人生幸福的掠夺。–房价已经变成地方政府最好用的抢劫工具,把你一生的财富都卷走!

中国互联网进入严冬,希望所有草根网站能够坚持下来。苦历风雨,终会迎来暖春。

我希望万维网上,有永不停息的创新和包容四海的胸怀!

October 11th, 2009 2 Comments »

我的小朋友现在不到100天。做父亲的没有什么好的礼物送,想来想去,决定用他的名字注册了一个域名送给他。
运气还比较好:liwanwei.com还没有被注册。(小朋友的官名是“李万维”)
显然com后缀名品质高于其他。我自然也很高兴,通过google上面进行了注册域名(google有免费小企业服务:http://www.google.com/a/cpanel/domain/new?hl=zh_CN),选择google的想法呢,很简单,便宜+信任+gmail吧。注册域名只要10美元(换现在的人民币就是6.83*10不到),国内主流的服务商价格都是在120以上。信任嘛,主要是出于对google的信任。最后一个因素就是可以免费享用name@liwanwei.com这样的邮箱。(国内目前qq邮箱也有类似服务)

注册成功了。我也给小朋友弄好的邮箱名字。但是问题却来了。如果我没有爬墙的话,liwanwei.com,还有mail.liwanwei.com都不能正常访问。很显然,国庆安保下的GFW工程还在尽心尽职的做好互联网安全保卫工作。即使是一个给出生不到100天小朋友的小礼物,只要他是一个域名,在没有在域名备案成功ok之前,都是一个不被信任的站点。

我也不去备案了。也不去维护www.liwanwei.com这个页面。反正小朋友还小,域名注册下来即可,等他能开始中规中矩的使用电子邮件,或者自己想用这个域名展示自己的调皮捣蛋,还是有些年头要等的。
不知道,我小朋友开始有能力正式自己使用电子邮件的那天,这个域名能否被正常访问。
只好先放着,等时间和gfw的比赛了。

今天是国庆长假后我的首篇博文,本来想写写飞互联网其他的一些想法。
但是GFW确实扎扎实实的浇了我一头冷水。没有关系,做什么事情会没有困难呢?

我无比深刻的热爱着互联网,这也是我给小朋友取名字的感情背景。我希望万维网上,有永不停息的创新和包容四海的胸怀!
最后希望我的小朋友能够和我一起共享生活的真谛:体验幸福 享受文明 创造价值!

一周,人生巨变

August 2nd, 2009 No Comments »

忙碌的一周,也注定是被永远记住的一周。在这个星期一,小野猪有了一个小弟弟(严格上是堂弟)小野马。
小野马自己很努力,在羊水不足已经计划剖腹产情况下自己主动抢跑,掐表抢在剖腹产计划时间之前大暴动,最后在产房妈妈和医生弃剖转顺,并最终顺利哇哇坠地。

小野马初生第一天基本不哭,从上午除落地后哭了5分钟,后夜里12点,一天哇哇合计不到10分钟(月嫂阿姨后来确认是实际上他因为进食少没力气哭),以致爸爸心理压力巨大,甚至怀疑是否缺氧。
至于喂食,因为笨爸爸不会喂,妈妈也属于小心翼翼,下午2点后再没有喂食成功,二伯伯电话说,如果到明天小野马还不吃奶,就要被送去输液,说的爸爸全身毛孔倒竖,最后情急之下立刻临时电话请来月嫂阿姨,月嫂阿姨确实有技术,在深夜11点现身,洗手后仅5分钟内搞定喂食问题。看着小野马喝下60ml的奶液,爸爸心中石头落地,比自己吃什么东西看着都高兴。月嫂阿姨也轻松证明自己实力,正式开始照顾小野马和妈妈的起居。(隔日,月嫂阿姨见义勇为,也替隔壁床的新生的小妹妹解决喂食问题,她的外婆和阿姨也搞的焦头烂额都不能成功喂食)。唉,原来就是最简单的喂奶都需要如此的技术。小野马,不知道爸爸未来还会遇到多少困难呢?

现在小野马还没有官名,爷爷、爸爸和伯伯们还在绞尽脑汁中。

短短几天,爸爸经历人生巨变,正式升级。也更加体会爸爸同事“钱伯伯”说的:“这以后就是伺候一个爷了。”
小野马,爸爸现在希望你快快吃快快长,少哭闹,以后要多体谅妈妈。妈妈生你真的辛苦的不得了。这种辛苦和不容易只有你自己将来开始做爸爸了才能体会到。这种辛苦绝对不是爸爸文字能够表述的。爸爸也更加相信,生小男生更好,起码将来你自己不要经历做妈妈的这样一个过程。–做爸爸比做妈妈容易的多的多。至少在身体上,在心理上。

好了,关于小野马的更多内容,以后就到我小野马自己的博客(http://wuyinxin.blogbus.com)上来吧。我给爸爸的任务是每周一篇,不知道笨爸爸和懒爸爸能不能做到。爸爸总是偏心自己的博客,以前我在妈妈肚子里面时候 ,爸爸就推托,这个没内容写,那个没变化,写不出来,还惹妈妈不高兴。
目前我的小照片还是小隐私,爸爸还没有下决心在这个蛇龙混杂的互联网里面公布,目前是都先通过邮件寄给伯伯们。

想念古北口的冰河

July 4th, 2009 No Comments »

Little West Lake in Winter from the Great Wall

[图搜自谷歌地球,关键词:龙探水 黄花城 水长城,注意图最右入水的长城城基。在地图上测距离黑龙潭3km,应该就是这座桥。可惜原作者是从长城上拍的冰面,不是象我们那样从桥下的冰面往上看。]

读张承志《北方的河》最后一章,忆起黑龙潭冰瀑布冬训,走在大桥下冰河上,河面冰气泡闪耀,两岸古北口残破的长城被冰河拦腰截断,大桥正从截断处横跨。

我很爱读的博客维舟试望故国盛赞《北方的河》寻找精神的父亲,将其与《河殇》的精神弑父褒贬。对地理的感悟体验化作(或偷换作)对个人命运并推及文化命运的“自信”,此信即秋鸿之信,此自则人各有自。70后文化人囿于阿城所强调的知识结构与焦虑,很难将自己与双语教育的90后或ABC拉平为拉丁文与文言文的共同继承者。

我是70后没文化人,我的北方冰河与西部雪山(还有鄂陵湖前那湛蓝的黄河)只是汪峰歌里的春梦之痕


小野猪,2周岁生日快乐

July 1st, 2009 5 Comments »

生日快乐。当然,现在的你还看不懂叔叔的文字,你目前只能认识“转啊转(电风扇)”和“旮旯(福州发言,本质上是小强啦)”等图形。
这里记几个小事情,待你长大后自己来回味啦。
1、你对“转啊转”特别有兴趣,抓一个乒乓球,你会要爷爷给你转啊转,抓一只笔,也要uncle给你转啊转。到了夏天,家里的电风扇更让你激动了,在uncle家你欺负爷爷要出去玩,爷爷抱不动你时候,就会带你到东门的门卫那里,那里有一个电风扇,你会痴迷的看上半天,爷爷就趁机休息一下。还有你吃饭时候,如果uncle坐在风扇旁边,你会一会儿说,uncle开转转,我开了风扇,你又会说uncle关转转,如此反复,乐此不疲。uncle比较怀疑你是不是从1周岁时候对clock的热爱进化到对所有圆周运动都有痴迷?有一次你发小脾气在爷爷怀里掉眼泪,我只说了一句,快看“转啊转”,你会猛的从爷爷怀着爬起来,探头看电风扇,两个小眼珠还挂着小眼泪。
2、你是一只胆小猪。这里面胆小是表扬你啦。估计是你爸爸和爷爷的遗传,对于安全你天生就有警惕,比如在厨房里面受伤过,就再也不踏入厨房,比如爷爷告诫你,不能用手去摸插座,你就是不会伸手摸墙正面的插座,爷爷告诫说,不允许手来摸转转,你再热爱电风扇,你也不会伸手去摸。在幼儿园里面看别人玩转轮很开心,你自己坐上去却怕怕不敢坐,没有开过的门,你都是先叫“爷爷开”,只有爷爷开过了,你才会有模有样的学着开,所以爷爷对于大厅电视基座的橱柜的门就是不给你开,你无论怎么折腾,也不会伸手去开那扇门。真是乖孩子。让uncle很放心你不会因为好奇把自己弄受伤。而且uncle也不担心你未来对于新世界的创新能力,如果没有意外,和你爸爸一样,你的胆小就是局限在肉体安全领域,而对于新奇世界的,你也会像你爸爸一样,总有惊人的想法,虽然他的想法有时候很顽固。
3、爷爷很开心的是,你会和爷爷说,一个遥控器,又一个遥控器,还有一个遥控器。这个“还有一个”说明你知道3这个数字背后的意义。超过3个时候,你现在还只会说,“好多好多”,没有意外,明年这时候,应该可以知道到底是5个还是6个,甚至更多了。所以爷爷很开心,因为以前uncle小时候在家里是最笨的一个,据说3岁还是四岁时候,还只会1、3,1,3,就是不会说出2这个字。叔叔觉得你一定会超越你爸爸的成绩,这也是奶奶一直觉得希望你能去**学校就读,奶奶胃口大的,已经希望你达到你舅舅去剑桥的水平,而不是你爸爸的成绩了。
4、你现在很爱学舌了。比如你会偷偷学你妈妈讲话的口气,前几天喂饭时候突然会冒出一句“不要,不要,我会生气的不要!不要!我要生气了!”。(你以前只会说不要不要),看电视也会突然说一句,端午节,还有什么“建刚伯伯”(建刚是福州某台主持人)。uncle打趣你“贪吃婆爱老婆”,你也会跟着说“贪吃婆爱老婆”,至于邻居教你“小jj拿来干吗?”你会有模有样的说“给妈妈生小孙子”;
5、上周因为你打人,你爸爸要教育你,把你双手双脚抓住,你会大叫“爷爷,抱走,爷爷,抱走”,希望爷爷来救你;另外,很有小礼貌,看到爷爷就会问:“奶奶呢?”看见uncle一个人来看你,就会问:“婶婶呢?”这个“呢”字真是很拍人马匹。
最后贴一张你帅帅的照片,是你二婶拍的。你以后一定会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你现在最美的照片都是二婶给你留下来的。
snap7

小野猪期待小野马

November 30th, 2008 2 Comments »

…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 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

–庄子《逍遥游》

解读:小野马虽然那时只是一粒尘埃一样的小种子,但已经是小生命了。小野马的爸爸大种马开心地坐飞机去海南跟团旅游,好运势不可挡。

注解:其视下也–(飞行中)看下方风景;培风–乘长风(破万里浪);莫之夭阏(è)–(好运来了)没法挡。

“小冰块给妈妈”

September 4th, 2008 1 Comment »

转自冰块妈妈家书–

————

我们在床上玩,它发现妈妈的钱包里有相片,全部抠出来。妈妈抢救了两张爸爸的小时候相片,骑三轮车和少年爸爸证件照,其余四张都是有电子底的,不怕它乱来。

左手玩扑克牌一样玩着四张相片。

“小冰块啊,爸爸给妈妈”—-它找了找,把爸爸在雪中华表照腾到右手,递给妈妈

“小冰块啊,还要,爸爸给妈妈”,它把爸爸坐在笔记本前相片,腾到右手,给妈妈

“小冰块啊,姐姐给妈妈”,它把猪姐姐和妈妈的合影腾到右手,给妈妈

“小冰块,把小冰块给妈妈”,手里只有一张pic了,是爸爸100天相片,它看了看,不认为那是小冰块,可是妈妈在叫唤呢,”小冰块给妈妈”。

我的小男生哟,它想了想,把自己的小右手给妈妈

老太太福厦行的小体会

June 12th, 2008 3 Comments »

老太太60多了,今年跑了福州和厦门。感慨颇多,摘录几句:
1、厦门绿化好,大部分马路旁边都是花香。福州只有省政府到鼓楼一段才有。
2、厦门小区管理好。老太太就是在小区里面晒个被子,就被干预了。福州小区明显差。
3、厦门房子间距稍大,福州窄。
4、厦门房子贵,但是好看。福州房子没有厦门那么贵。
5、厦门小区里面小车开车很静,福州小区里面开车也大大咧咧的。
6、福州公交车经常有让座,这一点厦门不行,不但不让座 ,1个30多岁的年轻人还和我60岁老太太强位置。我在福州基本上每次都有人让位。
7、厦门公共厕所都很干净,都没有看到有收费,福州公厕实在臭。
8、厦门出去走,鞋不会脏,福州出去走,鞋很容易脏。

昨天 今天 明天–转俺领导的博文

March 27th, 2008 No Comments »

昨天——

凌晨,1点钟,把论文四稿发往老板信箱。随即很不礼貌地留了短信,为了要赶在他开工的头当儿先帮我把这事处理了。8点零5,老板来电说通过(其 实我感觉老板甚至我自己都还想再完善完善,不过再不缠脚就来不及上花轿了),于是下午立马奔赴小店打印,陪在店里两个小时,厚厚的三本,浅绿色的皮纹封 面,一张就要五块钱。而这个艳阳阳的午后,我的同事们正悠游在龙门峡谷,踩过半高不低的山头,迎着驿路野风,徜徉雪白的梨花盛海,采撷新鲜诱人的草莓儿。 这些我都错过了,错过了,以及怡滨园的一顿慰劳饭。至今犹记那里的一道开胃菜,梅子腌渍的花生小碟,酸酸甜甜,想想就食指大动。

今天——

我的黑色星期四,一天的声嘶力竭。早上出门还些小凉,上完三节,太阳大露脸了。马不停蹄先把三本论文交差,交了几百的审稿费,终于离毕业只剩一 步之遥了。晃晃当当到西门,初试一家煨瓦罐打点午餐。还算早,人不多,挨着门口的立式空调坐下。吃到中局,明明白白听着吱吱吱的叫唤,朝角落探了一下,心 下了然这一窝的小崽儿躲在空调柜子里。索性敲了敲,恐吓无效,惹来邻桌男生异样目光。这异样不为我的怪诞举止,实为我不动声色之胆量的敬意。他知道我陪着 一窝的恐怖主义到揩光最后一颗饭粒。

其实吃得不爽,汤煨得不好,肚子有些打战。回到办公室,补缺补漏,炮制了一篇英文摘要。不得休息,赶1点20大学城的校车。又瞄见大巴的行礼仓 安置了两箱的兔子,一大网袋的青蛙,有时还有若干笼的小白鼠,或者半大不小的黄狗。实验品啊,那些学生目前的刀法尚不凌厉,死也不得痛快。想起有时他们懒 得扛,就从三楼窗口抛尸,楼下站着饭馆里来的收购人员。这里的狗和兔子都很干净,实验室养的,无污染。但味道可能一般般,整天关在矮小的笼子里,压根没撒 腿跑过。

不过熬完这天就等于周末了。下下周开始真不是人过的,14个工作日上完60节课,早中晚三个班,还要在两个校区之间奔波。算了,多说无益,迎接挑战吧。

明天——

提前周末,不过还是要努力备课。不然到后面串场时,八只脚的螃蟹都没功夫打字了,嗓子到渴、到干涩、到生疼、到喝水都像沙子搓过一般,想想都绝 望,要个三天不动弹才能缓过劲来。但是,明天还是要先开心地过。备完课去买些零食,然后去看看俺家给政府卖命的小毛驴儿。还有还有,一个多月没亲到的小野 猪蹄子,还赏不赏婶婶一脸笑啊?

注:俺领导目前虽然还没被证明说很能赚钱钱,但是这文字码的我心花怒放。贴出来,招摇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