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微信电话本

November 15th, 2014 No Comments »

关于 微信电话本 app 与Lxxm 同学的几点讨论——

## 统计一下微信电话本(app) 免费通话 联系人数 : 总人数,我的是10:310。他的是33:419。大体可以反映所处SNS网络与移动互联网新产品前沿的距离。也很想知道各位朋友的这个数据。(当时)是上线的第五天,安装量Lxxm同学估计为4千万。指数上升的态势明显。等一个月之后运营商再反应,预期会无法对抗天量普通用户的压力。

## 中国移动此前在搞超级短信,由阿里阵营运营,类似电信与网易的模式。前些年,运营商只允许合作者参股分润,运营和控股权都不松手。现在运营商自己已经很清楚,必须由真正成长自互联网基因的合作者操盘才有戏。

## 这个战线上,腾讯现在以攻为守。微信电话本 还给运营商让了一手:用户要主动绑定自己的手机号。双方还是以和为贵,但如果你和我的死对头捆版,就怪不得我下杀手,最后也许惊动各位长老裁决。

## 回顾我们在2008的讨论,“江水又东、风继续吹”。

微信发网页链接小贴士

February 11th, 2014 1 Comment »

1。将链接贴上,发给任何一个id(比如发给「文件传输助手」)

2。在微信中点开链接,点右上角可转发→发送给朋友

3。转发效果

羽毛球女双丑闻的科学视角与政治视角

August 6th, 2012 No Comments »

科学视角:

现有赛制不难改进规则,规避丑闻所暴露的问题。只需让小组赛的获胜者优先挑选下一轮对手,而不必须与另一小组的失败者对阵。如果不引入抽签,能否设计这样的激励制度?两位小组赛的胜者不妨在选择权不匹配的时候再战一局。但此时引入抽签就已足够公平兼顾效率,两个小组赛的胜者在赛后抽签,抽到选择权的一方负责决定下一轮的对阵对手。也许有反驳者认为,可能导致参赛者贿赂另一小组的胜者。不过,这种反驳已经超出科学的范畴,因为如何将贿赂能力从夺冠实力中分离出来,这是对夺冠实力如何定义的争论,是政治问题。

政治视角:

违背组织者规定的「体育道德」不等于违背道德。球员服从组织谈不上什么不道德,组织在事后发表声明谴责球员才是真正的不道德。道德这个词太政治,至少可以说是真正的不体面。不体面的还有国际羽联,恬然为失败的规则辩护,认为运动员需代替国际羽联为小组赛观众的观感负责。

许多时候,科学视角不难提出改进的规则,比如我们之前谈到对计划生育在男女比例平衡之前超生女婴免罚的政策建议。与这里提出的小组赛第二轮的改进规则一样,这种简易改进空间的存在表明规则制定者的低效率,或者更通俗地说——无能。而且在政治上,越有不正当的权力,越可以公然地暴露无能。

嗯,忽然回忆起十几年前经济学课上,教授们管这两个视角叫positive economics 与 normative economics.

讲座实录:扩增真实生活——移动设备教育应用

March 16th, 2012 No Comments »

e-learning大讲堂 邀请讲座《扩增真实生活——移动设备教育应用

主办者:

  • 北京高校教育技术学专业研究生联谊会
  • 上海高校教育技术学专业研究生联谊会

Windows 7 令人发疯的usb bug

April 4th, 2011 No Comments »

昨晚插上1.8ssd硬盘盒,windows7报告 不可识别,要格式化云云,当场以为ssd硬盘死掉。于是螺丝刀、另一块活动硬盘一起上阵,交叉检验到底是硬盘不对还是盒子不对或者win7/winXP不对。误判是硬盘不对,重新分配快速格式化之,然后拿数据恢复软件大动干戈,最终近30G数据(好在多数是电影)未能挽回。

然后看到这个已经积累了7页郁闷的洋文帖子:

http://www.sevenforums.com/drivers/4428-usb-device-not-recognized-help.html

读完意志崩溃,骂自己手贱自作聪明之余庆幸死掉的还好是最不重要的30G。原来是win7把主板usb在硬件层面搞坏,需要拔掉电源和电池让主板没电才能回复usb存储的报错。nnd,我以为切换到xp测试仍然报错就是移动硬盘自己的错了,没想到还是win7作孽。

还是得懂洋文,光是搜中文,这些同仇敌忾的家伙啥也搜不出来,什么百度知道、搜搜知道都是一群找骂的家伙在那里撒娇式回复。

Win 7要是还不修这个bug,就让丫下岗。

求六寸竖版繁体书资源

February 4th, 2011 No Comments »

目前只看到这两款:

在Kindle 3上读,极有滋味。Kindle友中义工应当开发转换工具将维基文库中的资料自动输出为这样的排版。

卧榻之畔的一Q独大

November 4th, 2010 1 Comment »

3Q笑剧,只论形势,不议动机。

最大的形势是天庭的大神看到什么样的政治,有怎样的决心。卧榻之畔原不容他人酣睡,与脆弱的百度、和气生财的阿里相比,QQ可说是朝庭最应心存防范的社会动员力量存在,毕竟IT资本家不比党内利益集团,内外有别。对己绝不容许阶级敌人玩三权分立破坏组织,对异己,即使目前服服帖帖的异己–也正相反。

当年袁宝某号称富可敌(第三世界小)国,只不过摩擦地方诸侯,身死族诛,为天下虎狼笑狐兔悲,资本于天朝何有哉?如果朝廷决心让移动互联未来时代的动员组织QQ打破垄断,QQ唯有自行分裂为唯一生策,剥离经济利益与决策组织,让后者玩分割竞争市场演化,马总只宜做幕后财神而不要坐幕后枭雄。因为任何时代枭雄和英雄的头颅总是赏额太高,连身无分文唯怀匕首的小混混都会想蒙一下运气。

ps:声明利益,本散户重仓持有港股腾讯。

Tank2010之River City 3

April 12th, 2010 No Comments »

极困难起点单打。

最是一年春好处,出墙红杏满皇都

March 26th, 2010 No Comments »

2006/04的谷歌水墨Flash–“草色遥看近却无”

谷歌迁港:激励翻墙已优于自我审查

Buzz上提了个猜想–g.cn 更重要的作用是保护google.com的用户体验,不至于太频繁被 GFW自动切断,为google在中国大陆第一批用户确立产品差异打开局面。也就是说,g.cn用自我审查绕过GFW为无政治审查的google.com培养中国大陆基础用户。“谷歌中国”甚至还将大陆境内访问google.com的流量强制转向个别用户强烈抵制的g.cn,这实际上已经逾越母公司google “不作恶”的底线。激进的分析甚至认为:中国大陆搜索市场google.com的访问量早已超过g.cn。

在大陆用户群培养的初期,要么选择全网段半分钟的持续中断访问体验,要么选择自我审查的访问体验,显然后者更为明智。然而,如果目标用户群的竞争产品差异认知已经确立,公司层面就有了第三个选择:激励用户翻墙。翻墙是有成本的,上限比如Puff商业版的16美元一年,但显然将随着市场规模达成而迅速降低,就像早期互联网上网成本的降低。对于已经体验了google相对替代品核心价值的大陆用户,这亦是理性的选择。

以上分析并不认为google决策层深谋远虑谋定后动,只分析商业利弊的事实,合理的结果未必需要灰色而无情的过程。但假定google决策层持类似战略,还可以考虑的替代战术比如:设置浏览器端的自动审查分流,将触怒GFW的流量主动聚集到一个承受大陆用户恶劣体验的服务器(比如google.com.hk),同时将中立的、政治不敏感的商业流量导向主服务器google.com。如果由手握IE的微软来决策,这可能是规避美国国内政治压力更好的战术。

回想2006年4月,google中国取“谷歌”为中文名。那时理性选民的服务器还在深圳河南岸的新界。lxxming同学忽悠正在读博士的煦老师:好好开发理性选民的产品(一款有点像delicious+qq的网址共享服务),毕业了可以拿试验作品作谷歌北京的投名状。那时候我们的心态是那么地年轻,就象Flash里的“以谷为歌、播种期待”。四年过去,lxxming和煦老师虽然不再那么年轻,但新人陆续的加入使理性选民的平均年龄甚至更为年轻。欢迎谷歌中国总部在不久的将来迁进香港,也许还能入驻我今夜紧邻的香港科技园。据说围城的香港,闭眼间就是明天的中国。

ThinkPad X41与X41T雕虫技(已更新)

February 22nd, 2010 No Comments »

冰块外婆有收拾杂物和晒衣服强迫症,从前我很不理解。这次寒假,发现我也有类似的心理病症,只是表现为折腾计算机,把无数大好团聚时光花在软硬件安装使用细节上,不停地安装、设置、改注册表、重启。

最近在ThinkPad X41 和X41T上折腾了如下鸡毛蒜皮:

与这些software crack相比,下面的hardware crack可能更有意思,图中的三角架是小冰块入学礼物大画板的配件,伸缩自如,长多高都能用。两幅图都挂在Picasa,看不到的冰粉可拜读http://lixiaoxu.lxxm.com/fwadgfw/

From Everest
From Ev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