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古北口的冰河

Little West Lake in Winter from the Great Wall

[图搜自谷歌地球,关键词:龙探水 黄花城 水长城,注意图最右入水的长城城基。在地图上测距离黑龙潭3km,应该就是这座桥。可惜原作者是从长城上拍的冰面,不是象我们那样从桥下的冰面往上看。]

读张承志《北方的河》最后一章,忆起黑龙潭冰瀑布冬训,走在大桥下冰河上,河面冰气泡闪耀,两岸古北口残破的长城被冰河拦腰截断,大桥正从截断处横跨。

我很爱读的博客维舟试望故国盛赞《北方的河》寻找精神的父亲,将其与《河殇》的精神弑父褒贬。对地理的感悟体验化作(或偷换作)对个人命运并推及文化命运的“自信”,此信即秋鸿之信,此自则人各有自。70后文化人囿于阿城所强调的知识结构与焦虑,很难将自己与双语教育的90后或ABC拉平为拉丁文与文言文的共同继承者。

我是70后没文化人,我的北方冰河与西部雪山(还有鄂陵湖前那湛蓝的黄河)只是汪峰歌里的春梦之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