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 今天 明天–转俺领导的博文

昨天——

凌晨,1点钟,把论文四稿发往老板信箱。随即很不礼貌地留了短信,为了要赶在他开工的头当儿先帮我把这事处理了。8点零5,老板来电说通过(其 实我感觉老板甚至我自己都还想再完善完善,不过再不缠脚就来不及上花轿了),于是下午立马奔赴小店打印,陪在店里两个小时,厚厚的三本,浅绿色的皮纹封 面,一张就要五块钱。而这个艳阳阳的午后,我的同事们正悠游在龙门峡谷,踩过半高不低的山头,迎着驿路野风,徜徉雪白的梨花盛海,采撷新鲜诱人的草莓儿。 这些我都错过了,错过了,以及怡滨园的一顿慰劳饭。至今犹记那里的一道开胃菜,梅子腌渍的花生小碟,酸酸甜甜,想想就食指大动。

今天——

我的黑色星期四,一天的声嘶力竭。早上出门还些小凉,上完三节,太阳大露脸了。马不停蹄先把三本论文交差,交了几百的审稿费,终于离毕业只剩一 步之遥了。晃晃当当到西门,初试一家煨瓦罐打点午餐。还算早,人不多,挨着门口的立式空调坐下。吃到中局,明明白白听着吱吱吱的叫唤,朝角落探了一下,心 下了然这一窝的小崽儿躲在空调柜子里。索性敲了敲,恐吓无效,惹来邻桌男生异样目光。这异样不为我的怪诞举止,实为我不动声色之胆量的敬意。他知道我陪着 一窝的恐怖主义到揩光最后一颗饭粒。

其实吃得不爽,汤煨得不好,肚子有些打战。回到办公室,补缺补漏,炮制了一篇英文摘要。不得休息,赶1点20大学城的校车。又瞄见大巴的行礼仓 安置了两箱的兔子,一大网袋的青蛙,有时还有若干笼的小白鼠,或者半大不小的黄狗。实验品啊,那些学生目前的刀法尚不凌厉,死也不得痛快。想起有时他们懒 得扛,就从三楼窗口抛尸,楼下站着饭馆里来的收购人员。这里的狗和兔子都很干净,实验室养的,无污染。但味道可能一般般,整天关在矮小的笼子里,压根没撒 腿跑过。

不过熬完这天就等于周末了。下下周开始真不是人过的,14个工作日上完60节课,早中晚三个班,还要在两个校区之间奔波。算了,多说无益,迎接挑战吧。

明天——

提前周末,不过还是要努力备课。不然到后面串场时,八只脚的螃蟹都没功夫打字了,嗓子到渴、到干涩、到生疼、到喝水都像沙子搓过一般,想想都绝 望,要个三天不动弹才能缓过劲来。但是,明天还是要先开心地过。备完课去买些零食,然后去看看俺家给政府卖命的小毛驴儿。还有还有,一个多月没亲到的小野 猪蹄子,还赏不赏婶婶一脸笑啊?

注:俺领导目前虽然还没被证明说很能赚钱钱,但是这文字码的我心花怒放。贴出来,招摇一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