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厦门是平壤啊

厦门是福建的一个美丽的城市.我们都很热爱她.喜欢她的小而精致,喜欢她的略微缓慢悠闲的生活,喜欢她的风海山.当然还喜欢她的包容,她的温和……
昨夜在家闲坐,浏览网页,看到厦门网一则消息,大意是:
厦门明年新建建筑 将有色彩依据,建筑需按城市色彩规划实施。因国内许多城市在高速发展及扩容过程中,缺少对城市色彩的重视,各种新材料、新涂料争奇斗艳,将城市涂成了色彩斑斓的大花脸。既失去了城市个性,还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视觉污染。厦门也出现了色彩混乱、缺乏城市个性等问题。市规划局已开展了城市色彩规划研究工作,并委托中山大学完成规划初稿。近期,市规划局将把色彩规划成果报市规划委员会审查。通过后,所有新建建筑、扩建和维修的建筑,如果不按照城市色彩规划,建筑图纸将无法获得规划部门的通过。并且颜色规划将用在所有新建筑上。总体意图达到城市色彩总谱要体现:大色渲染,彩墨画意。并说厦门的 6个区将有自己的色彩。更号称已经咨询民意,说超过一半的人对厦门城市色彩现状表示不满意,超过9成的人认为厦门需要色彩规划。
 并附未来的效果彩图,我也上传请诸君看看:
厦门城市色彩规划效果图
笔者是画盲,当然不敢妄评效果图是否有彩墨画意。刚看新闻时也觉得,文中所言“国内许多城市在高速发展及扩容过程中,缺少对城市色彩的重视,各种新材料、新涂料争奇斗艳,将城市涂成了色彩斑斓的大花脸。既失去了城市个性,还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视觉污染。厦门也出现了色彩混乱、缺乏城市个性等问题。”似乎确有其事,但细想一下,觉得此事未必如新闻中所言那么不好呢?政府规划全市颜色,似乎太专断了。
和m哥探讨,对方很直接说:“贵市是没有文化装有文化,为什么不直接规定处长脑袋染红的,科长弄绿的,小兵剃光头?”“还以为是xxx一声令下,手里是红书,身上穿绿裤的时代啊。”和某女探讨,对方更绝,只有一句:“你以为厦门是平壤啊!”
是啊,其实无关颜色,令人不悦的是控制,限制的不是色彩,是自由。
纵览世界各城市,还从来没有那座城市,把城市各区都染上各自的某种颜色——还以为在画地图啊。也许在天空看,城市很美,但又有多少人能在天空看呢?当你行走在某一个行政区内,整个片区都是单一的颜色,那才是乏闷、单调的视觉污染,更怕司机视觉疲劳,引起其它事故。至于以前的厦门,也没有听说过颜色规划啊,莫非以前有城市个性,现在就没有了?更极端说,这个规划是否会导致,某个居民如果不喜欢某种颜色,是否最后就被迫迁出某区域啊?是的,现代城市快速扩容中,确实色彩斑斓,甚至“大花脸”,但这不好么?我觉得色彩斑斓、自由包容才是厦门的个性,统一规划的颜色,才是限制厦门这海滨城市的个性了。高高在上的规划局局长还不如说,改革开放后,厦门老百姓服饰花样繁多,争奇斗艳,让城市失去个性,现在统一规定女子着裙子,男士穿西服。或者,像城市各区规划不同颜色那样,规定,思明蓝裙子,湖里红西服,海沧绿帽子……当然还可以牛b哄哄地规定,如果不按规定着装,就不予通过出门!
谁给你政府规定着装权的?谁给你政府规定颜色的权力的?莫非就这样凭空多了一个审批权?倘若很有恶意地出发,我还怀疑提出这个权力的领导家里开涂料厂呢!如果现在规定建筑颜色,达到“彩墨画意”效果,那么下一步是否计划规定大门、窗帘颜色?或者更进一步规定,嗮阳台衣服的颜色,阳台植物的品种,所有窗玻璃也涂上色彩,最后索性规定所有建筑都是一样高,一样大小,户型一致算了。
——你真的以为厦门是平壤啊?还装程序合理,说搞过什么民调,我忍不住问市民朋友,问了几位,没有人接受过调查,更没有什么9成认为需要颜色规划。典型是规划局自己偷偷摸摸找了个单位(不知道和规划局什么关系的单位),花了税收做了规划,然后在内部某个会上一通过,然后就拥有了一个所谓的“颜色审批权!”——mmd,权力是这么容易诞生的啊,莫名其妙就规定我房子该穿什么衣服了!还美其名曰:“规划。”
政府啊,一个莫须有的权力是这样产生的吗?你还真以为厦门是平壤了!
附言:其实,笔者以为,所谓房子的颜色和人的衣服一样,人的衣服是随季节、性别,心情不同而衣服不同,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建筑的颜色,应该考虑因地制宜,业主喜好。比如海边的房子和山里的房子怎么能规定一个颜色呢?让业主自己决定吧,他们会选用耐看,耐晒,耐风雨的颜色。“父母官们”千万不要自己替拍脑子替市民规划,都改革开放30年了,更何况厦门真的不是平壤。

One Response to “你以为厦门是平壤啊”

  1. lixiaoxu Says:

    景观设计在中国高校已是热门的学科,俺这里就常有美欧名校景观学科第一流的学者来讲座、授课。在艺术与学术上,是否应该统一规划,可能需要请教更专业的意见。假如在HK,行政部门即使在专业意见上有道理,仍会小心通过舆论造势说服市民,祭出领域内专家的公信力。在合法性先天欠缺的“民主集中体制”场合,向上负责的行政部门习惯了对自己的无罪推定,然而市民习惯了对政策制定推行者的有罪推定。此类政策的施行尤其需要先行舆论造势,才能使民怨最小化。

    在法治发达的国家,建筑景观影响方面的法律也各有差异,并不总是强调自由而忽视“外部性”。比如瑞士,改房子或者盖房子,如果在景观效果上不能获得周围业主的许可,就需要很麻烦的法律认证程序,而且最终也未必能获准。澳大利亚则相反,有的新移民不认同原有的英式别墅传统风格,把通常属于园子的面积都盖上楼扩大居住面积,破坏整体景观,法律上处于不利位置的周边邻居只好投诉于媒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