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房价开始政治化

周末,在互联网瞎逛,看见一篇博客——《没有家的青年不会爱国》,博主王智中说“‘没有家的青年不会爱国的’是一位网友给他的留言,后来在一篇文章中试着引用这句话,引来更多网友高度认同。”
房价有没有泡沫,是否破灭,笔者现在暂时不想讨论了,但这篇博文还是该从房价说起。
房价和工资收入相比,脱节太远,是现实。都市(甚至一般小县城)买房难是事实。买房掏空医疗积蓄,掏空养老积蓄,预支未来收入更是普遍现象。
房价已经很长一段时间在媒体和个人生活中被热议,但多限于经济范畴,较早较重的说法是易宪容的房地产业绑架银行,其实就是绑架GDP,绑架中国经济的警示。这算是很主流层面的社会精英的呼吁。还有潜在的就是大量无房网民的汹汹议论,街头百姓的纷纷巷议。即使是民议沸腾,但终究各种言辞绝大多数还都在经济范畴或者民生范畴内讨论。
但是,最近出现了一些超出经济范畴的讨论,如较为著名的提法是人民日报前副总编辑周瑞金的高层应与与利益集团切割,但更令笔者触目惊心则是如王智中这些草根博客的《没有家的青年不会爱国》。觉得住房开始有从高房价是中国经济的核心问题向政治问题转化的苗头,值得当政(权)者重视。
确实如此,如果房价仅仅是掏空积蓄,还只是当前经济问题,但掏空医疗、养老和预支未来就比较可怕了。谁都知道社会的稳定依赖一个强大的中产阶层,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中间阶层,就被迫依赖广大底层百姓的容忍度。反正最富裕阶层因为钱多人少,对维持社会稳定来说是最靠不住的(其实真有社会稳定问题都是往海外跑得最快的)。而毫无疑问,高房价是不能培养中产阶层的,至少预支未来的高房价在很长时间内无法培养中产阶层。而掏空养老和医疗积蓄的高房价,随时间推移,社会老龄化的发展,会明显降低底层对生活和社会的容忍度。从这两个角度来说,高房价从长时间范围内看,是我国最不“维稳”的政策。会带来社会的长痛。
其实,国内高房价的时间不长,勉强可以从04或者05年开始吧,至今不过4-5年,已经让社会出现舆论汹汹的不稳的苗头,至少现在已经可以观察到如“没有家的青年不会爱国”之类的政治化的倾向,假设高房价再维持10年,不知道“没有家的青年不会爱国”此类言论会如何蔓延,更不知道会把社会稳定的基础侵蚀成什么样。
政策制定者应该警醒了,千万不要让高房价把改革开放的主要民生成果偷偷吃掉,更不能让高房价成为下一阶段国内的主要政治问题。
可以这么说治理高房价,政策制定者(就是现掌握政权者)不能仅从经济角度出发,应该从政治角度着眼了。无论中央还是地方政府均应当回到“居者有其屋”的政策制定轨道上来,而不是让利益集团把我30年改革开放j经济成果所累积的执政基础吞噬。尤其是地方政府,应该回到长治久安政权稳固的角度提出经济决策,而不是涸泽而渔焚林而猎的短视卖地决策。

4 Responses to “高房价开始政治化”

  1. healcxx Says:

    其实,短短4-5年,底层百姓,由于高房价,已经由早期将矛头对准开发商发展到现在将矛头对准开发商+地方政府+无良学者(利益媒体),如果高房价持续发酵,不免最终可能将矛头对准中央政府和宣传部门。那就悔之晚矣。

  2. healcxx Says:

    其实,爱国或者不爱国是和房子扯不上关系的。

    但,是否爱政府是和生活压力有关。至少,生活压力越大,容忍度低,社会更不稳。

    当然,汪精卫做汉奸与房无关,也有赤贫匹夫为国义无反顾。但,谁都不能否认,生活困苦,压力巨大,对政府(至少对政策)的不满会上升。我党也不否认取得政权是因为取得民心,其中起关键作用的是土地改革,把地主土地分给农民。——至少,楼上的,不该否认有恒产者有恒心。

    现在地方短期政策如果长期化的危险性是,城市会累积更多的无房者,无房者的累积下去,量变引起质变,笔者担心会和解放前农村土地大规模兼并后,大量无地者存在的激烈社会矛盾类似。

    但,我党或者说中央政府对政治或政权稳定的追求,远超过对短期经济利益的追求。笔者猜想,一旦民意汹汹(无房者对开发商+地方政府+利益媒体的矛盾转变成对中央政府或者对我党的矛盾)之时,中央政府必定弃一切商业利益,追求政治稳定。不要忘记那句“压倒一切的是稳定”!

    奉劝各地产利益攸关方,可以炒高房价,但不要弄出民生问题,以致太多社会矛盾从而引发政治问题。赚钱当然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还是要赚安全钱。

    其实,现在政府致力于解决就业,其实就是从“维稳”出发。就业是解决百姓收入问题,而解决高房价是解决百姓开支问题。

  3. lixiaoxu Says:

    有没房是贫富分利的问题,不是生存问题。征地或拆迁又无起码补偿,流离失所的农民、市民才可能起反政府的歹念。“社会稳定依赖强大的中产”完全不成立,向上集权的政体什么时候也用不着中产来支持,只需中产的纳税能力支持财税即可。历朝历代从来不因为失去民心而改朝换代,本朝也不例外。政府中产相亲相爱的提法,实为中产自作多情。

    枪杆子里打江山,财税收支坐江山。本朝真正的忧患在于权力集团分利渠道的低效。因其取道于公共财政与国企规模无限制扩张,直接导致税源萎缩,不能保障政权财务上的长期存续。

  4. isley Says:

    此文有点上纲上线。没房的人吐吐苦水骂骂无良开发商和背后的那啥,在正常不过了,跟所说的社会舆论不稳真是两码子事情。
    没房子可以过得很好,不是生存问题,李博士上面说得极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