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公司从集团化向平台化发展是小型创业团队的春天

中国互联网从集团化向平台化发展

从中国互联网的上市潮来看,第一波大潮是2000-2001年前后三大门户(新浪、搜狐、网易)、携程等上市,第二波大潮在2004~2007年,腾讯、百度、盛大和阿里系上市;第三波大潮是现在,人人、360、优酷、当当等奔赴纳斯达克。这三波的发展来说,基本上都是本土公司师从美国的同类公司,充分结合中国特殊国情或者文化,快速成长。在发展过程中,后起新秀公司在上升阶段,都基本没有能够从先发展起的公司身上进行借力,而是自己扎根于市场,甚至不时和先期的成功者激烈碰撞。而且随着每一个互联网主要服务领域被互联网公司列强圈占,先期成功的公司开始四面出击,全面撒网,比如腾讯,从im领域全面进入电子商务、第三方支付、搜索,实名sns、微博、手机通信录、微信、安全、输入法等领域;百度从搜索进入视频、输入法、线上旅游等领域,对于互联网创业者们,已经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在腾讯、百度、阿里等公司的阴影下,哪里创业的容身之处?以至PV们现在都很习惯的问创业者:如何才能避开腾讯(百度、阿里)?

中国的互联网创业是不是进入了最糟糕的时代。巨头们异常吝啬于收购,反而是毫无顾虑的模仿新秀的产品,再利用自己庞大的流量或用户资源掠夺新创业者好不容易积累的一点点用户。

但Facebook和苹果采用平台化战略而快速崛正在彻底改变互联网的生态圈。

Facebook依托自有社交关系网的庞大用户群,将自己打造成开放式的大平台,同合作伙伴分享自己海量用户,极大促进了Zynga这样的公司在facebook平台上快速成长。苹果通过app store,代售开发者们的软件3/7分成。2010年全年苹果从app store上的获利达24亿美元。更重要的是,苹果利用app store增加终端产品iPhone等产品溢价,从而实现以iPhone、itouch、ipad提升苹果公司收益的战略。

Facebook和苹果app store打造开放平台的巨大效应,让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敏锐的感觉到:互联网的发展已经从公司“集团化”式的“多点布局”向“平台化”式的“同盟”发展演进。在Facebook和苹果的样板效应下,平台化公司已经开始在市场影响力和华尔街市值预估中全面超越集团化公司。

中国互联网进入从集团化发展向平台化发展过程中谁受益谁遭殃?

由于平台有具有不得替代性、排他性、不兼容性,中国互联网公司在平台大战中也会出现“第一名吃肉、第二名喝汤,第三名饿死”的局面。目前腾讯、百度、新浪、阿里、人人、360、开心、盛大等都在推动自己的平台化战略,除了阿里主要集中于电子商务外,其他几个公司都围绕互联网中人和人的社交关系来营建平台。腾讯无疑是最具备潜质的一方,如果腾讯能够放低身段,理顺自己内部多个平台之间的关系并形成合力,更大度的和开发者分成,未来“中国最大的平台化公司”被腾讯纳入囊中毫不意外。腾讯之外其他列强中新浪借助微博、百度借助搜索、360以安全名义,人人网盘踞校园,都有自己超强的一面。第二名的竞争要远比第一名更惨烈。

从facebook和苹果的平台上看,所有应用中最火爆的是游戏。目前中国互联网公司平台化战略推行之后,第一批登录并开展比较顺利的平台产品也是游戏。考虑到腾讯自己没有实施开放战略的时候,就已经借助qq的粘性把自己做到网游市场的老大。腾讯开放之后,其他网游公司不仅仅要面对腾讯自营游戏的竞争,还有面临各色小公司利用腾讯平台和自己竞争,以盛大角度来看,一个大狮子(腾讯)已经把自己打到老二(甚至老三)的位置,现在这个大狮子还要加上一群豺狼,这对于主要依赖网游来吸金的盛大、网易、搜狐、完美世界、金山等公司,不亚于是一场浩劫。

年轻创业者能在大公司的平台化战略中抓住哪些机会?

平台化将完美世界等无平台优势网游公司边缘化,但对于中国年轻的创业者们,却是机遇大于挑战。挑战在于,年轻的创业者们已经很难指望自己能象美国的互联网新秀公司一样,创立全互联网普及型新应用,比如kik这样简单的却让人激动的产品,美国的创业者能很快在谷歌、苹果等巨头环绕中新建一个城堡,但这在中国却基本不现实。在国内有很多小型创业团队在几天之内就模仿kik在国内推出速聊、vimi、有信、个信等等,但想这样的有属于普及型应用的产品,有无穷的想象力空间,难逃现有巨头的视野,比如雷军系推出“米聊”,盛大系推“有你(youni)”,巨头腾讯不甘示弱推“微信”,显然,这些巨头虽然一开始很可能决策慢,跟进慢,但一旦发力,小型创业团队无法望其项背。在微博领域,一样的结果,饭否、follow5、嘀咕、做啥等等这些小型创业团队的产品最后都只能成为新浪和腾讯微博大战的炮灰。所以在中国,小型创业团队不可能有机会借助大公司的平台上自己发展出一个全互联网普及型应用。因为现在的中国的大公司都容不下任何一个新潜在的对手。

但腾讯等大公司的平台也给小型创业团队带来一个充满机遇的美好时代。对于小型创业团队而言,他们可以不用再考虑自己如何去获取用户,如何在pc的客户端或者在百度搜索中一个个的挖掘客户,他们现在只要登录大公司开发的平台,理论上就可以直接面对整个平台所有用户。同时,平台能够提供现成的流量广告代售或现金支付体系帮助,这可以避免小型创业团队消耗大量时间和精力去考虑如何做销售拉广告客户,如何满足繁琐的现金支付和安全门槛等等。借助现成平台,在某些二三线城市的小型创业团队就可以大大节约成本,将有限的资源集中到产品开发上,充分利用大平台的广告分成或直接软件代售闷声发财。最著名的例子就是现在风靡全球的“愤怒的小鸟”其开发成本仅10万欧元,现在已经赚回了5000万欧元。另外“talking tom cat”的在app store上被下载4000万次(10%是付费用户),其开发公司“”outfit7仅20多人(而且全部是斯洛文尼亚人),这20多人还同时承担“talking tom cat2”、“talking ben the dog”、“talking roby the robot”等12个同类产品开发,每个产品在在为公司创造财富。同样的案例举不胜举,如“涂鸦跳跃”仅是两个兄弟运营;《水果忍者》是一个超小型工作室开发;“割绳子”是一有莫斯科Zeptolab小公司在运营。这些案例都预示着,二三线城市的小型创业团队完全可能利用平台实现创业梦想。

在互联网进入平台化阶段,超级大公司从原来在各自领域自立为王到为抢夺最大平台地位而剧烈碰撞,在价格上和服务上也自然为小型创业团队提供更多便利,这使得小型创业团队可以借助平台完成原来需要中小型团队支撑才能完整覆盖产品、销售、客服等多方位的功能,所以说,对于小型创业团队而言,这绝对是一个美好时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