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一年春好处,出墙红杏满皇都

2006/04的谷歌水墨Flash–“草色遥看近却无”

谷歌迁港:激励翻墙已优于自我审查

Buzz上提了个猜想–g.cn 更重要的作用是保护google.com的用户体验,不至于太频繁被 GFW自动切断,为google在中国大陆第一批用户确立产品差异打开局面。也就是说,g.cn用自我审查绕过GFW为无政治审查的google.com培养中国大陆基础用户。“谷歌中国”甚至还将大陆境内访问google.com的流量强制转向个别用户强烈抵制的g.cn,这实际上已经逾越母公司google “不作恶”的底线。激进的分析甚至认为:中国大陆搜索市场google.com的访问量早已超过g.cn。

在大陆用户群培养的初期,要么选择全网段半分钟的持续中断访问体验,要么选择自我审查的访问体验,显然后者更为明智。然而,如果目标用户群的竞争产品差异认知已经确立,公司层面就有了第三个选择:激励用户翻墙。翻墙是有成本的,上限比如Puff商业版的16美元一年,但显然将随着市场规模达成而迅速降低,就像早期互联网上网成本的降低。对于已经体验了google相对替代品核心价值的大陆用户,这亦是理性的选择。

以上分析并不认为google决策层深谋远虑谋定后动,只分析商业利弊的事实,合理的结果未必需要灰色而无情的过程。但假定google决策层持类似战略,还可以考虑的替代战术比如:设置浏览器端的自动审查分流,将触怒GFW的流量主动聚集到一个承受大陆用户恶劣体验的服务器(比如google.com.hk),同时将中立的、政治不敏感的商业流量导向主服务器google.com。如果由手握IE的微软来决策,这可能是规避美国国内政治压力更好的战术。

回想2006年4月,google中国取“谷歌”为中文名。那时理性选民的服务器还在深圳河南岸的新界。lxxming同学忽悠正在读博士的煦老师:好好开发理性选民的产品(一款有点像delicious+qq的网址共享服务),毕业了可以拿试验作品作谷歌北京的投名状。那时候我们的心态是那么地年轻,就象Flash里的“以谷为歌、播种期待”。四年过去,lxxming和煦老师虽然不再那么年轻,但新人陆续的加入使理性选民的平均年龄甚至更为年轻。欢迎谷歌中国总部在不久的将来迁进香港,也许还能入驻我今夜紧邻的香港科技园。据说围城的香港,闭眼间就是明天的中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