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世纪陕甘族群屠杀的惨痛教训

同治元年(1862)、二年,清军主力与太平军作战,陕西回民趁防务空虚起事,短短不到两年间,族群屠杀[1]致使甘、陕两省汉民死亡1100多万,发生族群屠杀的县汉民损失率高达80%-90%。注意到同光回变的特点是异地族群屠杀,主要的屠杀发生在陕西回民叛军杀甘肃汉民。同种同文世代交往的异教乡邻之间很难下得毒手。

1864年,清军平定太平天国。1866年,左宗棠从闽浙总督(驻地福州)[2]调任陕甘总督(驻地兰州),至191873年平定回乱。甘陕回民在报复性族群屠杀中人口损失160万(损失率90%)。其中陕西回民仅有西安城内未参加叛乱的3万回民得以幸存。

1876-1878年左宗棠西征,灭阿古柏(乌兹别克浩罕汗国诸侯,其母国灭于沙俄)、驱白彦虎(陕西回乱头目之一,率部先后远走新疆、中亚,发展为中亚各国说陕西话的少数民族——东干族)。湘军收复除俄军占据伊犁之外的新疆全境,并对伊犁俄军形成攻势威慑,为1881年曾纪泽外交收回伊犁创造关键条件。新疆维族时称缠回,并未形成独立的民族,多为农奴。乾隆朝叛乱的准噶尔部与襄助平叛的喀尔喀部都是蒙古族,从伏尔加河迁来新疆的土尔扈特部也是蒙族。蒙族在新疆人口占比极少,却是有清一朝封建于当地的诸侯贵族。今天新疆的蒙古族自治州巴音郭楞(下图最大的一块区域)面积占全疆三成,人口比例汉维回蒙58:33:5:4,政协副主席即《东归英雄》部落首领后裔。

[维基上的新疆人口分布资料图]

2000年新疆漢族維吾爾族混居情況,紅色以漢族佔大多數,愈深紅色表示維吾爾族愈少。深藍色的喀什和田維吾爾族佔了9成,淺藍色維吾爾族佔7成。橙色的阿勒泰哈薩克族與漢族混居,兩族各佔一半。

小注:

[1]不宜称为种族屠杀,回汉异教而同种。虽然回族发源域外(东伊朗,不是通常认为的阿拉伯),但定居中国年代极久,西北回汉两族遗传特征差别小于南北方汉族差别。更关键者,回民母语、族语即汉语。知名的回族人比如常遇春、蓝玉、郑和、海瑞、白崇禧、马三立,更别说陈鲁豫、蔡国庆、高洪波。在我朝户籍划分民族之前,信仰伊斯兰教的汉族族群也多被视作回民(当然,在划分之后民族成分户籍只凭种族,不再论宗教)。

[2]1866年,左宗棠在福州创办马尾船厂。1885年,左宗棠(73岁)卒于福州,时任军机大臣钦差督办福建船政。其所创办马尾船政学堂在近代海军的地位相当于黄埔军校在国共陆军的地位。与黄埔不同的是马尾学堂生源集中本地,因此有清民国海军高级将领绝大多数为福州人。


延伸阅读:

维舟批评张承志《心灵史》的《没有红旗,绿旗也行》。此篇的分析有助于理解从事极端手段组织的精神状态。越是残忍的手段,越需要“崇高”的意识形态来支撑。911后,法国《世界报》曾经出现一个大标题《这一刻,我们都是美国人》。7月5日同样是针对平民的恐怖杀戮,这一刻,真正的人道主义者都应该是乌鲁木齐人。

一个兵团二代的网文《告诉你真实的乌鲁木齐》,其中指出“在现今的世界局势下,想通过针对平民的暴力来促成地区的独立,不但达不到结果,反而只会起反作用,让那些支持者们都无法再支持”。75事件宣传战线的要点是以反恐统战瓦解反华合唱,很难理解为什么连死亡者是汉族平民这样一个基本事实都不能取信于国际社会。

中国特色的学术论文:张济民,张竹萍,孙明杆 (1991). 对少数民族中的犯罪分子必须实行“ 两少一宽” 政策. 青海民族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1991年01期.

乌市豆友數卷殘編数月前的新疆区划史精彩评述(繁体文言,转帖于下。原文链接),文中1区略大于图中黄色部分;5区哈密即图中右上蓝色飞地;环绕5区即2区,包括巴州(最大一块)北部;3区横贯东西,包括巴州大部分;下方蓝色部分西部即4区,南疆六城。南疆东部与巴州西部是中国最大沙漠塔克拉玛干。黄色的阿州及其左下浅红塔、伊两州斜贯西北,即文中三区革命之伊犁哈萨克副省级自治州(不含塔州中深红的飞地克拉玛伊市,以及被隔开在西边的深红色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希望數卷兄平安保重,他最后的上线记录即事件大致时间,北京的晚上、当地的下午,从那时起乌市断网至今。

郝登榜:第一輪雙語教育在六城地區

2009-02-12 14:52:06 来自: 数卷残编 (幫閑不幫忙)
[deleted]的评论 ****

今之地理新疆,乾隆間平準、回之際,割為五部。其一,金山(阿爾泰)區,向為漠北蒙古(喀爾喀)巢穴,科布多辦事大臣領之,諸王皆襲世爵,愛新覺羅皇族、達賴之下,億兆之上,清室最親密最可信盟友。其二,吉木薩-古城東道,順康內屬,列為郡縣,隸陜甘行省,制同十八行省,漢民多有家世五百年者。其三,漠西蒙古,即準部核心區,帳于伊利水,康雍乾三朝數敗清師,賴喀爾喀之力,乘其內亂而取之,各部受王爵朝熱河如喀爾喀蒙古,然已有政協意味,不甚信之,伊犁將軍鎮之(對照外蒙不駐兵,蒙古騎士即皇室親兵),今天山北路及南路巴州(孔雀河流域)地界。其四,六城地區,纏回(維吾爾前身)核心區,喀什隱為首邑,諸伯克(縣主)分治,制同苗瑤土司,置辦事大臣于阿克蘇鎮之。其五,哈密飛地,懸于漢土郡縣之內,土官以引清兵受王爵,蒙古之外伊斯蘭教徒僅此一例,雖浩罕可汗不過受伯克職而已。一區即外蒙一部,二區即內地十八省一部,三區略同內蒙、青海,半省半藩。四、五區地位最低,視同荒服,申述不過至阿克蘇辦事大臣。因俗而治,自鑄普爾銅幣,用阿、察文。同、光大亂,四區(六城)入哲德沙爾國,稱藩于奧斯曼帝國,兵勢及于三區之迪化、古牧地(今米泉)。塔蘭其(準部強征纏回農戶代耕,以貴族騎士知戰斗不知勞作,蔑為“莊戶人”)流范農奴叛據伊寧,俄人滅之,稱代清守邊。徐學功以漢人民團據綏來(亦三區漠西蒙古地)。伊犁將軍退據塔城,依俄而守(亦三區漠西蒙古地)。一區(金山喀爾喀漠北蒙古)、二區甘省觸角、五區哈密土官仍守舊制,迎左相湘軍。左軍收六城,編徐部民團為一總兵,曾侯復伊犁。李相乃據龔定庵議,建新疆行省,憂其民戶不足,二三四五區皆割而益其地,置巡撫于迪化,提督于阿克蘇,除哈密王以忠悃留任外,諸伯克皆罷,改土歸流,制同郡縣。伊犁將軍僅轄伊塔二鎮邊兵,不復為重。左侯入閣,劉錦棠以老湘營撫新,大興漢化、儒學,纏回習四書,作八股者,金俊卿、郝登榜是也,東干從之尤眾,似有重演陶淵明元好問故事之意。然則儒學既衰于漢土,更無能于安西。辛亥軍興,外蒙獨立,獨一區(阿山)一隅為民國守,孤懸不能自立,改阿山道,新督楊增新兼領,民國二年并入新省,伊犁新軍并入省軍,除哈密外,全省郡縣,疆界同于今日。20年代,泛突民族主義興,代儒化教育為主流,改纏回為維吾爾,民族沖突漸興。金樹仁廢哈密王,全盤郡縣化完工。王府策士堯樂博斯乞援于寧海軍馬仲英,盛世才借蘇軍定亂。此后親蘇左派勢大,及國府罷盛,儒化纏回(赫登榜)、泛突民族黨人(堯樂博斯、麥斯武德、艾敏)皆畏蘇聯之強,寧取國府為兩害之輕,形成極不自然之反分裂聯盟。民國三十三年十一月十日,蘇軍屠伊寧,次年一月三十一日,全殲邊軍預七師,七月二十九日破額敏,八月二十二日破和豐,九月三日破精河,九月五日破烏蘇,殲華軍萬余,割綏來以西地建“東突共和國”。國府無力拒之,以政治團結以夷制夷手段,用麥斯武德為監察使、省主席,艾敏為副主席,堯樂博斯守哈密,郝登榜收和田。陶峙岳倒戈,蘇聯原以“東突共和國”為交換外蒙籌碼,不擬引發中亞獨立運動,乃犧牲東突為中蘇聯盟賀。東突殘痕存者,即伊犁州行政級別畸高。堯樂博斯不信降約,走死臺北,郝登榜信約,以反革命誅殺。儒化、泛突化皆禁絕,代之以蘇式民族化,文字凡兩易。1997西北路爆炸,省府以三十年罕有之斯托雷平式操作,罷伊犁州,紅藍頂戴,遍地雞毛。此后懷柔道盡,民文虛置,雙語厲行,繼郝登榜而為郝登榜者,不知幾何,其命運如何,耐人尋味。

11/12人推荐

2009-02-12 15:04:12 数卷残编

西域歷史創口縫合線,西起伊寧,南走及天山,依山東行度坂入南路,繞博湖、孔雀河而北,復及天山東脈,吐魯番北界,以緯線東抵關門。北系匈奴-蒙古-游牧騎士-藏傳佛教區,南為西域-六城-伊斯蘭教區,北有制南之勢。王綱解紐,鮮血長流,皆在縫合線上。

2009-02-12 15:42:43 旁观者饱受折磨

其维族知识分子,独立与排汉意识究竟强到何种程度?

2009-02-12 15:45:46 数卷残编

難言,民族定位未遂~

2009-02-12 21:41:34 加文

透彻。伊犁地区伊犁州行政級別建国后凡几易,可否详解?

2009-02-13 15:02:27 数卷残编

初,合紅、白、突、俄四軍為一,置新疆軍區于迪化(多紅、白舊部),伊犁軍區于伊、塔(多突、俄舊部,官長、技術骨干皆俄產),烏斯滿、堯樂博斯、寧海軍(精河喪師,邊軍已盡,迪化空城耳。蘇軍陸、空并進,蔣中正令馬步芳星夜援新,馬部入聲城,人心始定)皆不降,蘇軍以空軍助戰,次第敗亡。繼而裁軍歸農,見機者棄官走巴基斯坦,留者先后淪為長期運動員。此刻伊寧軍區自若,要員持蘇僑證(實亦多為俄產),行同加盟共和國,石河子(綏來)如前敵(是以兵團總部鎮此,守迪化西門)。1955自治區成立,雖三區(東突共和國舊地)皆設自治州,仍合三自治州為一超級自治州,皆用易幟舊人以安其心。各省一切州、自治州、地區、專員公署行政級別相等,不得彼此統屬,獨“超級州”能統三州,與省(區)府并立,其要員皆雙重國籍。毛、赫交惡,三州將帥(俄人)先走,文臣萬姓隨之,十室九空,兵團攝其后據其地,人口結構大變。此后“超級州”“臺灣省政府化”,淪為政協式機構,然盡用民族,猶有安撫之意,其下屬小州始有職權。胡趙政府好行懷柔,小惠如雨,多樹官職、津貼,頗有礙于行政合理化市場高效化。1997烏市伊寧同期舉事,斯托雷平式“執行力改革派”揚眉吐氣,大顯身手,非但“超級州”掃除,一切“政協式”閑員皆有禍從天降之感,頂戴如三秋黃葉,遍布街頭。以其行動之麻利徹底,極可能早有預案,所待無非適當借口而 已。西域經濟起飛及社會性大屠殺以此為元年。

2009-02-13 15:12:29 数卷残编

東突共和國方面,初舉吐烈為共和國總統,此公有舊派泛突民族黨人色彩,堅持獨立,然以兵皆俄人,無能為也。蘇聯忌民族獨立波及自身,僅欲以東突敲詐國府,以庫爾德、阿塞拜疆敲詐伊朗國王,不擬真令其獨立成功吸引本國少數民族。吐烈旋罷,以阿合買提江繼之,年少無人望便于控制,接收合并協議,而后領導層適時集體死于蘇聯飛機事故,留俄籍軍官執行合并協議。

2009-02-15 11:04:53 杜平TM德勒

诸事俱往,皆王寇故。众数史官,尽一家言。小可学薄,观而不语,思而不书,愿作冬虫,只待惊蛰。

2009-04-26 21:39:51 破碎虚空

王力雄思维孱弱。

2009-04-27 19:38:32 破碎虚空

今伊犁大臣位列军机,亦无奈之举也。

2009-06-04 22:54:58 黑甜

就今天的新闻联播报道:今年同时有四条铁路在新疆开工。是“前所未有”的壮举。

3 Responses to “十九世纪陕甘族群屠杀的惨痛教训”

  1. atuxe Says:

    [quote[1864年,清军平定太平天国。1866年,左宗棠从闽浙总督(驻地福州)[2]调任陕甘总督(驻地兰州),至1973年平定回乱。[/quote]
    此处是1973年还是1873年?

  2. lixiaoxu Says:

    笔误,多谢纠正。

  3. cloud_wei Says:

    我们这里还有好些祖辈当年和回民斗争留下的避难石穴,还有一些传奇故事,比如老人孩子都勤于练兵,能做到听声音扔石头打侵略者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