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性别校正的简单逻辑与政策建议

人口出生性别比例严重失衡,原因很明显:

超生罚款、罚下岗甚至罚责任领导连坐下岗,这个是经济厉害关系;但侦测胎儿性别却是基层的双赢“福利”。

新生人口性别比例是流产性别比例的简单函数值。直接的政策对策即是:超生女婴在全国统计数据达到平衡目标之前不罚款、不罚下岗、不罚领导责任。这本来是非常显然的帕累托改进,但伤害了计生政策的某种神圣性或者合法性。不要和我讨论这个政策建议的合法性,那仅仅是在为既不合理也不合法的某个财政分利阶层为虎作那啥。

Leave a Reply